主页 > 扎带厂家 > 乐乐课堂毛颖:教育行业需要“重模式”和“慢”
乐乐课堂毛颖:教育行业需要“重模式”和“慢”

  乐乐课堂北京总部的20余间录播室,每一间里都有老师正在录课,甚至在会客区也能看到正在准备录课的老师,另一边还有20余间新的录播室正在安装中主办公区一半以上是教研团队,其中有的人正盯着电脑敲字,有的在讨论产品问题,他们的桌子上放着成摞的、来自不同地方的历年真题卷。

  乐乐课堂创始人兼CEO毛颖认为,团队富有活力的原因是“公司的战略方向很清晰,每个产品线都得到了市场的验证,大家都知道要往哪个方向用力。”他说:“坚持做内容的战略,从公司成立至今都没有变过,这是我们最自豪的一点。”

  7年,乐乐课堂从无到有,毛颖经历过对模式的思考与验证,也拥有过“这事儿能成”的喜悦,如今,他似乎更坚定了“教育”的方向。

  2014年创业之初,毛颖和团队希望用互联网改变教育行业中的垂直市场,输出标准化和体系化的内容是一个很好的方向。后来证明,“标准化”成为了乐乐课堂极具代表性的一个特质。

  把知识点录成3分钟左右的短视频,是最初的产品demo,经过测试发现是可行的。乐乐课堂第一款产品——“天天练”的雏形,就这样形成了。2015年初,天天练APP正式面向C端用户推出,把每一堂课内容浓缩成3-5分钟的知识点短视频伴随自适应练习题,满足学生预习和复习等场景的碎片化学习需求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里,天天练都是免费的,直到2018年初,开始采取会员制的形式收费,分为年卡、半年卡、月卡等。“这个模式很轻”,毛颖表示,“天天练是纯流量的产品,它对乐乐课堂的意义在于,让家长了解到天天练的内容不错,在前端触达市场,扩大影响,提升口碑。”

  毛颖和他的团队在当时还未意识到,基于足够颗粒化的知识点,可以引申出其他更有价值的模式。

  2016年——这一年天天练还未实现变现,毛颖发现只有内容还无法形成长期的商业模式。于是,乐乐课堂开始深入三四线城市做线下直营示范中心的探索。

  第一个线下直营示范中心设在山西榆次。“最开始的选址、欧普照明“新亚洲风尚”系列全新,装修、招聘、教学、教研、招生等等各方面都在摸索中行进,很重。”更大的难题是续班,2016年中,当时的第一批老师差点集体辞职。

  “我记得特别清楚,当时我在北京,合伙人晚上打来电话,说他凌晨就要开车去山西解决问题。之后给孩子们写成长报告,召集家长开家长会,连续搞了几个通宵。那个时刻我有点怀疑我们的方向是不是选错了。”

  2018年底,乐乐课堂有将近30个线下直营示范中心接近标准化,本地化教研团队接近成熟,乐乐团队发现,很多地级市的教辅机构都面临续班的难题,进一步倒推,续班不好的原因是缺乏好老师,学生提分很困难。

  在毛颖看来,乐乐课堂有知识点短视频、有题库、有理化实验等足够颗粒化的精细内容,这些内容经过标准化、本地化,刚好可以形成一套标准化教学体系。“老师的能力有三层,分别是专业能力、教学能力、管理能力。乐乐轻课解决了100%的专业能力,50%的教学能力,剩下50%的教学能力通过乐乐课堂的标准化培训可以短期解决,这样就解决了三四线城市“好老师”的供给问题。

  在当地建立自己的团队,用地推的方式,和教辅机构合作,最终形成了乐乐轻课。乐乐轻课采用的不是传统加盟模式,而是充值课耗这种相对较轻的模式,机构根据自身学生规模充值使用。

  标准化教研教学体系+一个正常老师=一个好老师——这就是乐乐轻课的“录播双师”模型。

  在毛颖看来,同大班直播相比,录播双师模式的优势包含标准化;监督互动反馈的效果更优;更易于分层教学和本地化教研。

  “首先是更标准化,直播老师不可能一直状态很好,总有情绪不好或者讲着讲着忘掉某个知识点的时候,不可能保证100%完美。录播可以做到标准化,比如我们可以录制100次,挑选老师这100次中表现的最高水平的一次。

  “其次是,对每一个学生的监督互动反馈的效果更好。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某个学生走神了,大班直播双师的老师面对几千的学生即使加上AI能检测到走神也没办法互动。但录播双师的线下助教很容易发现并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“第三就是本地化教研的问题了,大班直播模式越想满足更多孩子的共性需求,越不能实现本地化教研的问题。对学生的分层也很难实现。录播双师中,按学生的学习能力分3-4种班型,对应不同难度的内容;课堂上线下老师可以管理课程,可以针对学生没掌握的知识点重新听一遍,或再播一遍轻课的内容,做到随时调整。”

  当然录播双师模式也存在一些优化空间,比如一开始有些线下的老师成了“放映员”,只让孩子机械地看录播视频,而缺少讲解和互动,但通过师训和运营服务,这些线下的老师和线上的录播形成紧耦合,效果就提升了。这是乐乐课堂下一步需要思考和改进的地方。

  目前,除天天练和乐乐轻课,乐乐课堂的第三个产品是乐学堂。乐学堂面向公立校,用以提高老师的备课效率和授课效率。以天天练和乐乐轻课为代表的线上收入占到公司总营收的80%。线。乐乐轻课作为乐乐课堂的核心产品,在未来将成为乐乐课堂的主要增长点,毛颖表示。

  乐乐课堂的模式“很重”。尽管战略方向和目标坚定,毛颖依然逃不过某一些“焦虑时刻”。

  接受采访前一天晚上毛颖凌晨四点醒来,采访当天谈到焦虑问题时,他双手交叉在脑后,靠进椅背说:“能不焦虑吗?随着公司的成长和团队的壮大,这么多同事跟着我们在内容的战略上一直坚持着,最担心的就是我们核心团队在认知上出现错误。”

  重模式带来的另一个弊端是“慢”,看到别人的数据过亿,“慢”问题也曾困扰过毛颖。

  后来他想通了:“重模式”和“慢”本身符合教育行业的本质。教育差距体现在教育资源,直白讲是老师的差距,互联网教育可以弥补差距。老师一方面是知识,一方面是情感。乐乐课堂做的事是内容体系的建立,我们把知识标准化,那情感部分就由教培机构的老师来完成。

  “从这个角度来看,内容就是重,如果我做得很重,别人要做同样的事情,第一需要后来者对这个方向的完全认可,第二需要投入很多时间。这不是单纯靠资本就能做到的。

  “另外,教育不是电商,并不是其他意义上的标品,不能只用互联网的流量打法去收割。教育需要建立在内容和效果的基础上形成口碑,这是一件长线的事情,不是短期靠收割流量就能做成功的。

  “所以我们的模式虽然看起来慢,不过一旦形成标准的工作流程,护城河就会很宽。”